有车以后知乎?知乎上的车文!

第二天是周六,剧组没有日程安排。

  陶思眠在图书馆上了一天自习,晚饭时间,许意菱火急火燎一个电话拨进来:“我毕设抽检没过在狂改,你待会儿陪秦夏去百货商场买道具。”

  食堂的饭菜激不起食欲,陶思眠吃两口放下筷子:“现在求人帮忙都不问有没有时间?”

  “你作息和板上钉钉一样,有必要问吗?”许意菱语速飞快,“放心,最多九点回来,不会耽误你早睡早起。”

  陶思眠:“……”

  许意菱:“还有,秦夏白天在学校扫了一天空镜,你待会儿记得帮她拎东西。”

  陶思眠一边收拾一边冷笑:“你猜我要怎么拒绝你。”

  “乖,姐姐真的要跪了,”许意菱当然知道她是开玩笑,想到什么,语气一正,“不过秦夏约你吃宵夜你不能答应,你最近胃炎犯了要戒辛辣油腻。”

  “跪了再说。”陶思眠无情道。

  ————

  许意菱和秦夏约的六点半校门口见。

  秦夏到的时候,陶思眠和车都已经到了。

  两人上车后,秦夏忍不住看陶思眠:“我以为会是程果或者摄像那位陪我去,陶总你也太宠学姐了吧。”

  “没有宠,”陶思眠道,“只是她开口了,我拿她没办法。”

  “这就叫了啊,”秦夏老母亲捂胸状,“你们一直都这样吗?”

  “其实她对我更好,然后我以前会多护着她一点,现在反而少了。”陶思眠实事求是。

  秦夏不太懂后半句。

  “你知道那种心态吗,”陶思眠描述,“就孩子大了,尽管你舍不得但还是会慢慢把她推出羽翼,看她在风雨中成长,而你是一个欣慰的观众。”

  秦夏被这突如其来的长辈玩笑冷得打个哆嗦。

  陶思眠心下暗笑。

  在《星空笔记》剧组,陶思眠除了逗许意菱,还喜欢逗秦夏。

  事实证明,秦夏确实符合陶思眠胃口。

  到地方,两人下车,寄存包裹,然后去入口。

  陶思眠把商场指示牌的分区记住,秦夏把购买清单找出来,陶思眠带路到货架前,秦夏横向扫一眼商品和价格,基本就能把最合适的挑出来,干脆利落思路清晰,然后转战下个货架。

  不到一个小时,两人回到校门口,手里各拎着一个大口袋。

  秦夏还没吃晚饭:“陶总一起吃个饭?还是您先回去忙,待会儿我自己拎回去就行。”

  陶思眠看她背上还有个包:“一起去吧,我吃过了,看着你吃。”

  秦夏扼腕:“恨自己今天没有画个全妆。”

  陶思眠失笑。

  秦夏是个很酷的女生,长期鸭舌帽格子衫黑背包,一个人也能吃烧烤,点啤酒。

  陶思眠抱着保温杯坐在对面。

  两人总得聊点什么。

  秦夏问陶思眠对片子后续的看法。

  陶思眠回答,想到一处,也问:“我记得安排上你是下周末扫空镜啊,怎么这周就扫了?”

  “下周六我过生日,我爸妈要过来看我。”秦夏道。

  陶思眠手放在桌下,没说话。

  秦夏吃着肉串,莫名有些紧张。

  几秒后,陶思眠从桌下拿上来一颗餐巾纸折成的星星:“生日快乐。”

  陶思眠说话不带情绪,脸色也如无波的古井,路灯在她手旁投下半圈亮晕。

  “谢谢陶总。”秦夏收下礼物,望着陶思眠,陶思眠冷静地回望她,秦夏酒喝得有点多,注视着陶总眼里的自己,莫名起了些醉意。

  “其实你才进组的时候,我挺不爽的,觉得你什么都不懂,靠老师关系,心气还高。”

  “慢慢处下来吧,才知道你的好,其实你知道吗,我感觉我们有点像,”秦夏打了个酒嗝,话越来越多,“都不太合群,都有点别扭。”

  秦夏说:“论坛那些人说我很厉害,拿什么大学生微电影奖,可我知道我就是比别人用的时间多一点。那些人说我家很有钱,一个镜头多贵,其实我爸妈就普通工薪族,但我可以为了一个镜头啃一个月馒头。”

  秦夏托着摇摇晃晃的脸:“这学期开学很多人准备考研,我说我想跨导演系,我室友都说我疯了,明明学着最热的金融,跨什么导演,而且娱乐圈很乱,我去了就是任人踩,连辅导员都找过我,可没办法,我就是喜欢。”

  秦夏炫耀:“可没办法,我爸妈就是好,我从小到大,他们都给我说成绩不重要,只要我健康快乐就好,做的事情多困难不重要,只要我自己喜欢,他们永远是最支持我的人,所以我从来不会和他们顶嘴,他们也会好好和我说话,”秦夏吃吃地笑,“他们过来看我我好开心……”

  秦夏絮絮叨叨,陶思眠安静专心地听。

  秦夏吃完最后一根串,忽然道:“陶总!”

  陶思眠:“嗯?”

  “你爸爸妈妈应该是那种很厉害的人吧,”带着天生的独立冷静和信服力,秦夏口齿含混道,“然后,你以后也会成为这样的人……”

  陶思眠很久没有听到别人对她说“你爸爸妈妈”这样的词,陌生到她差点没反应过来。

  烧烤店墙面斑驳,一副浸满油渍的旧挂历映在她眸底。

  她父母是怎样的人呢……

  陶思眠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

  有除夕夜的团年饭和烟火。

  有视讯里的叔叔阿姨,他们是爸爸妈妈的好朋友,他们家有个很好看的小哥哥,比七七大一些,可以和七七做好朋友,保护七七,七七放假了要和爸爸妈妈到叔叔阿姨家找小哥哥玩。

  有摔在地上的蛋糕、汽车尾烟。

  还有报纸、网络、所有有传播量的头条,铺天盖地的两个名字,陶行川,宋安雅,后面跟着加红加粗的感叹号……

  画面时而模糊时而清晰,时而破碎时而完整。

  像被困在牢笼里的猛兽,凶面獠牙嘶吼着要冲出来。

  陶思眠按住他们,獠牙穿过手也不知道痛地按住他们,手流着血地按住他们,慢慢将他们按回牢笼。

  陶思眠眼圈泛上不可察觉的微红,不知道在对秦夏说,还是在对她自己说:“或许吧……”

  很厉害的人。

  陶思眠笑了一下,夜风吹得冷冷清清的。

  ————

  这个晚上,陶思眠噩梦不断。

  第二天醒来,她冲了个囫囵澡,不想开口说一个字。

  上午,剧组在图书馆旁边的水吧讨论后期,陶思眠蜷枕在许意菱腿上闭目养神。

  休息间隙,程果关心:“陶总怎么了?”

  “没睡好,”许意菱剥了颗奶糖喂到陶思眠嘴里,抬手轻轻捂住她耳朵,“我也很烦,”许意菱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我自己查重24%,就加了一段文献综述,不到五百字,立马变成25.1%,万一二次抽检还不过,怕是要延毕。”

  “你改了再交上去应该没问题,院内答辩导师基本不会为难,”程果道,“不过你不能给导师说你保研了。”

  许意菱:“?”

  程果:“你论文水平就那样,如果你说你是找工作的,导师可能会放你一马,可如果你说你保研,导师一想,水平这么差怎么搞研究?还保的学硕?挂了算了。”

  程果最后摆手的动作学得格外生动,许意菱气得想打他。

  剧组坐了一张大桌子,好些在校内有名有姓的人物,不少同学投以好奇的目光。

  相隔不远的地方,一个男生听到熟悉的声音,起身朝他们走去。

  同一时间,交大A座研究楼。

  黎嘉洲坐在电脑前,屏幕上R界面飞快闪数据,最后定格出来,黎嘉洲给旁边的老教授比了个OK的手势:“误差小于0.00013。”

  老教授推了一下老花眼镜:“之前说舍掉夏普曲率的模型算法出来了吗?”

  黎嘉洲点头:“优化月度效应那块我在想会不会有新思路。”

  老教授把批过的毕设放到旁边:“你在想,那就有。”

  老教授体贴道:“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早上来了就开始跑,一直都没停。”

  黎嘉洲应声,端着杯子路过教授座位时,余光扫到了“许意菱”的名字。

  “哦,”老教授福至心灵道,“几个本科生的毕设二检,我签了字,待会儿让他们自己过来拿。”

  “我给她送过去吧。”黎嘉洲放了杯子。

  老教授给了个疑惑的表情。

  黎嘉洲解释:“程果是毕业纪念片编剧,许意菱是制片,他们今天上午在讨论片子后期,我去水吧买杯咖啡,顺路给许意菱送过去。”

  老教授叫傅阔林,黎嘉洲大二开始便跟着他做项目。

  这孩子怎么说呢,有想法,有时候说话很狂,但他的确有狂的资本。

  但更多时候他性格是淡淡的,刚刚明明杯子都拿起来了,怎么会突然买水送论文,这二十出头青春年少干柴烈火的……

  “我说黎嘉洲同学,”老教授略有深意道,“这许意菱好像有男朋友啊,我上次听隔壁辅导员八卦,好像还是什么工商院院草,”老教授话锋一转,“不过你帅,还是可以抢救一下。”

  “想想这就是两大校草和清纯女主角之间的爱恨纠葛,”老教授真情实感地搭着黎嘉洲肩膀,“你爱她她爱他,高冷大佬为了给心上人送论文,不惜穿越大半个校园买咖啡,可心上人会不会领情呢,他们之间会不会产生爱的火花……”

  “你韩剧看多了吧教授。”

  黎嘉洲拂下傅阔林的手:“我不喜欢许意菱,我就是突然想喝咖啡,论文带不带无所谓,你如果要喝什么发我微信上。”

  嗯,就是想喝咖啡。

  理由找好了,黎嘉洲一下子变得格外坦荡。

  他拿起手机转身就走,当真没拿许意菱论文。

  傅教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但又说不上来。

  他看看黎嘉洲背影又看看自己的手,然后懵懵地垂下去。

天丞健:健康使者,传承健康,守护爱。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天丞健 ”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sjz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li88.com/16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