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徐坤的父母是做什么的(蔡徐坤的父母亲)

今天是蔡徐坤的《Home》发布两周年的日子,蔡徐坤说希望与爱从未离开!但我的爱却早已在风中凌乱!

听着蔡徐坤的《home》,我的思绪回到两年半前。

蔡徐坤的父母是做什么的(蔡徐坤的父母亲)

蔡徐坤

2020年,老公国考成功,被距我们这个四线半城市将近2000公里的某二线城市执法单位录取,当时,我怀胎八个月。老公走的那天,我挺着沉重的双人体重到火车站送他,那天下着雨,等车的站台上,老公撑着那把我们相识时共同出钱买的小红伞,努力地单手抱着我的肩,好像要用力气来抵挡那已经呼啸而来的火车。我轻轻拍了拍他的手,给他一个鼓励的微笑,用眼神告诉他:“我懂,你安心去吧!”

2分钟后,火车离去,望着渐行渐远的动车,我没有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一边追着车跑,一边挥手喊着“再见”,因为我,已经跑不动了。

蔡徐坤的父母是做什么的(蔡徐坤的父母亲)

远去的火车

两个月后,我和他的孩子足月出生,为了保险起见,我选择挨一刀,剖腹产生下孩子,因为他不在我身边。他刚到单位两个月的时间,并且正好碰上一件大案子,经过慎重考虑,我拒绝了他请假回来陪我生产的打算。

蔡徐坤的父母是做什么的(蔡徐坤的父母亲)

妇产科

老公是个山里娃,他当年以他们县文科状元的成绩走出大山,他身上背负着他们家甚至他们整个家族的期望。他是家里老小,他的哥嫂也刚刚添了一个儿子,他母亲在老家替他哥嫂带孩子,他父亲在我生产那天,匆匆直到我所在的医院,表示了一下关切后,就又匆匆离去。大家都很忙,我不可能起来招待公公,而我母亲还得要照顾我,也分不出身来招待公公。

我是独生女,父亲去世得早,母亲一人将我拉扯大。我们家属于典型的工人家庭,父母在30年前大学毕业,同时进入一家国营大厂工作,他们二人都是外省一个小县城的普通家庭出身,靠着个人的努力考入我们这个小城的大学,对于这座城市来说,他们都属于外乡人。同样的漂泊感使得两个年轻人迅速走到一起,还没有来得及抬头看一看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风云变幻,就匆匆生下了我。

1994年,我刚刚一岁,我父母所在的国营大厂改制,变成股份所有制企业,因为入厂较晚,我父母在改制中几乎没有得到什么股份。一年后,企业再次改组,我父母双双下岗。我也在刚刚享受到一个月的厂办幼儿园免费入园的待遇后,转学到了一家开在一个小院子里的私人幼儿园。而母亲则为了更好照顾我,应聘到这家私人幼儿园当了大龄阿姨。父亲因为专业关系,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单位。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我们一家三口就靠着母亲一个月400元的工资生活。

蔡徐坤的父母是做什么的(蔡徐坤的父母亲)

生活压力

半年后,父亲不堪生活压迫,放弃了他的专业,到一家私人开办的预制板厂上班。而也正是这家预制板厂,要了父亲的命。在父亲刚上班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厂老板的亲戚技术员的一个误操作,夺走了三个人的生命,厂老板连想都没想,当天就收拾东西跑路了。他的技术员亲戚被判入狱,厂子被查封拍卖,一年后我母亲和其他两人的家属拿到了赔偿金10万元。而这,就是我父亲的一条命给我们娘儿俩换来的全部财产。

说实话,上世纪90年代的10万元还是很大的一笔钱,正是靠着这笔钱,我母亲将我一手拉扯大。但就算是有这笔钱,小学中学大学一路走来,也早已将那笔钱花了个净光。母亲在我上了小学后,也从那家幼儿园辞职出来,自己经营起了一个小吃店。但由于技术不行,所以生意一直是半死不活,每月的收入除了成本和费用,所剩无几,仅够养活我们两人吃饭。所以一直以来,我母亲也没有请员工帮忙,而随着房地产价格的逐步攀升,我们也没有再买房的可能,我们娘俩就一直住在一个老旧小区的租住房里。

蔡徐坤的父母是做什么的(蔡徐坤的父母亲)

老旧小区

孩子的出生使得母亲无法再到她的小店里营业,于是我在妇产医院住院七天后,我和母亲带着刚出生的小宝宝回到了我们的出租屋。我和老公都是刚上班不到两年的人,还没有能力购买商品房,连个首付的钱都凑不起来,所以我们结婚以来,就也是住在我和母亲的出租房里。

在我坐月子的一个月里,我母亲和我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一个月下来,母亲瘦了十斤,宝宝重了十斤,我和母亲开玩笑说姥姥身上掉下来的肉都长到了外孙女的身上。

三个月后,我的产假结束,回到单位上班。每天上班前,我给孩子喂好奶,将她交给母亲带着,中午下班赶紧回到母亲店里再给孩子喂奶。这样的生活状态在天气好的时候还好,碰到下大雨等恶劣天气,每天来回四趟20多公里的路程就成了一种折磨。但这样的日子在半年后我才发现,这其实是一种幸福。

蔡徐坤的父母是做什么的(蔡徐坤的父母亲)

下雨的街头

半年后,孩子来自母体的抵抗力逐渐消失,于是开始各种小病不断,感冒发烧拉肚子起皮疹水泡等等,每次都要折腾几天才好。我请假请到都不好意思向领导开口,以至于领导和同事都怀疑我是不是已经离婚。听到同事们的这种私下议论,我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老公和他的父母在我生孩子这件事上,好像缺位太多了。

我老公在离开的头几个月还每天和我联系,语音、视频,互动不断,虽不能实际在一起,但也互相有个心理安慰。虽然我和母亲带孩子辛苦,但知道他一个人在外地打拼,而且还是人际关系错综复杂的机关单位,也过得很是不易,所以就没有让他回来一起带孩子,千难万难,我和母亲来扛。但是,他的父母却也是从孩子出生当天露过一面后就再没联系,这就让我心里有了疙瘩,毕竟,孩子是随他家的姓,虽然是个女孩子,但终归也是他们家的人啊。

这个小疙瘩一开始还不算什么,但随着孩子半年后生病次数日益增多,我和母亲实在应接不暇,越来越手忙脚乱,生活过成了一团乱麻,这个小疙瘩开始变成了快速增长的毒瘤。

我和老公之间的联系渐渐减少,因为每次联系,说出的话要么是抱怨,要么就是争吵和指责。我知道老公一直在忍让着我,一开始我的抱怨和指责,他都好言安慰。但随着我的怨气的增加,他的无可奈何慢慢变成了沉默,视频通话也慢慢变成了语音通话,两人互相聊天也变成了我一个人的独白。这样的状态又持续了半年,终于在孩子又一次生病之后,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蔡徐坤的父母是做什么的(蔡徐坤的父母亲)

大雪街头

那是一个下着大雪的深夜,孩子突发高烧,我和母亲手忙脚乱地抱着孩子出门,骑上电动车就往两公里外的市儿童医院狂奔。然后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由于大雪视线不好,加上路面结冰,母亲的车碰到路边一根伸出来的花池护栏,我们一车三人全部摔在地上,虽然地上积雪已厚,我们都没有受什么伤,但由于心急,车速很快,所以我们三人被摔落在三个不同的地方,当我和母亲狼狈地从雪窝里爬起来抱起孩子时,才发现电动车的轮子被撞坏。母亲让我抱着孩子先跑步去医院,而她则推着损坏的电动车慢慢向医院走。

到了医院,我抱着孩子办理各种手续,一通忙活,终于给孩子输上水,我的一颗心才算是落了地,这时候才有功夫打量四周。我坐在急诊大厅冰凉的塑料椅上,看着窗外四周无尽的黑暗和冰凉惨白的灯光与墙壁,一时间神情恍惚悲从中来,泪水止不住地滑落。看看手机屏幕,时间已接近凌晨两点,鬼使神差之下,我拨通了老公的电话,很长的振铃声后,电话被接通,但电话里传出的声音使我如坠冰窟,慌乱与无助的我,手机落地,电话被自动挂断。

蔡徐坤的父母是做什么的(蔡徐坤的父母亲)

深夜急诊科

十分钟后,电话再次响起,老公急切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他急切地向我解释,说是他们正在办一个案子,和同事们开会研究案情,大家都在会议室里。自始至终,他都没有问我为什么这么晚给他打电话,而我也没有告诉他,在上一通电话接通的时候,我听到了他卧室里,我买给他的电子挂钟报时的声音,那个整点报时的声音,是我亲手设定的。

之后一个月,我和老公似乎都忘记了那个晚上的事情,他没有再和我联系,我也没有再和他联系。一个月后,我们依然互相保持着沉默,而此时,我却意外收到他父亲的一个电话,电话里他父亲先是向我表示了歉意,说老家一摊子事情实在脱不开身,所以孩子的事情让我们受苦了。之后他父亲话锋一转,问了我两个问题,一个是我有没有可能放弃现在的工作,到他儿子所在城市去生活?另一个是我们有没有生二胎的打算?而且明确告诉我,他希望我和我老公一定要有一个儿子。

蔡徐坤的父母是做什么的(蔡徐坤的父母亲)

深山里的村庄

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寒冬已渐过去,但春天的到来还遥遥无期。我捏着手机,站在积雪消融后显得脏乱不堪的街头,看着寒风中接送孙子孙女的老头老太,突然觉得自己的内心,也如同在风中凌乱的头发,再也理不顺溜。

后续的情况我暂时不想写了,总之,又发生了很多事情。经历过人生这个阶段的朋友,有什么感触,文后留言一起抱团取暖吧!

天丞健:健康使者,传承健康,守护爱。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天丞健 ”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sjz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li88.com/2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