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小说:关于高潮

关于高潮

关于起伏我简单说一下,最明显的就是制造高潮的技巧。

高潮肯定是相对而言的,没有低谷,就没有高潮。所谓制造高潮的技巧,实际上是制造低谷和高潮,而制造低谷才是重中之重。

那怎么去制造低谷呢?

制造低谷是啥?就是让主角的情况变得更糟糕,越来越困难。

那什么会让主角变得更糟?就是阻碍他实现自己目标的东西。当阻碍主角的障碍达到最大的时候,我们的战斗就达到高潮了。(战斗只是个形象的说法,意思是尽最大努力解决这个冲突。)

当主角已经努力得去实现自己的目标并克服 了一定的困难,结果却让自己的境地变得更糟。那就意味着他要做出调整来达到自己的目标了。

每一章的结束都让主角处于更加困难的境地。这个结尾实际上不但是指章节结尾,更多的是一个阶段的结尾。

期待感持续上升,直到达到我们追求的高潮。

我们说肯定不是所有的章节结尾留下的期待感都是困境,那显然不现实啊。只是说要有这种困境意识。经常用一用,肯定能持续让读者保持期待感紧张感之类的。

这里要区分一个问题,就是困境和拖延是容易混淆的。我们打个比方,拖延和困境的区别。

假如封面和嫣然要约会,封面在等嫣然,嫣然还没有出现,最后封面打电话问了才知道,嫣然以为他会去她家接她。

尽管很不高兴,但封面还是去接她了,他们的约会比原定的计划整整晚了两个小时。

这是拖延,就不是所谓的困难困境。

再比如,毛利小五郎借到一个活,寻找一个案件消失的目击者。

而这个人却搬家了,小五郎怎么找都没找到,最后差点跑断了腿,结果在其他地方找到了。

这也不是困境,这只是小说里的情节拖延。这些事情是非常常见和有用的,但却不是我们所说的小说情节的困境。

这样的情节不会让人觉得流水账,甚至让人物活起来,这不是没用的。们只是在区分拖延和困境的区别,这些显然不是重点。

当然,如果因为这种拖延而让主角遇到麻烦了,那拖延就不是拖延了,就是实实在在的困境了。

比如,刚才说封面和嫣然的问题。

因为封面等嫣然很长时间没等到,结果他找急忙慌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了,那显然,因为拖延我们制造了新的问题。影响和改变了主角未来的事情,就有可能成为困境。

再比如刚才说的毛利小五郎的事情。如果毛利小五郎没有找到那个目击者,嫌烦就会逍遥法外,那么后面可能就到了柯南出场了。也可能发生了其他杀人案件。

这些都是更进一步的困境了。拖延并不是一定没用的。

拖延本身是一个次要元素,跟困境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当然也不能替代困境。

再有,制造困境是有要求的。困境,是主角不得不面对的困难,那才叫困境。就是说,如果主角有多条路可以选择,那这件事就不是困境。

如果你制造了一个困难,主角在面对的时候,可以选择回避,那这就不是困难了。

我们说把主角逼到困境绝境的地步上,就是需要在时间和行动上限制他选择的自由。一步步限制主角选择的自由,那么就是把情节推向了高潮。

作为作者,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主角可能打破这个环境逃离的漏洞,预见和封锁主角逃跑的路线,让主人公到达一个不得不战斗的地步。

嗯,在继续说,要制造高潮,还要让冲突的双方实力相当。有人不禁要发问了,如果双方实力相当,那还有什么激动人心的地方。

大家经常看到的就是主角以一己之力踏平某势力之类的。你们依然没有违和感,即便他是一个人。这是为什么?因为他有金手指啊,所以平衡各方力量的工具,就是金手指。你们理解的金手指可能是全篇的比较大金手指。但是金手指不只这么简单。在平衡各方力量的时候,各种各样的金手指时常会发挥作用。

比如。封面有一件武器,藏在袖子里的便携军刀。这就是一个金手指,我们不管这个军刀能发挥多大的能力,但其他它制衡了双方的实力。所以,在面对压倒性的敌人优势的时候,主角就需要一个金手指了。这个金手指可以是各个方面。比如战斗的技巧?攻击的角度。预藏的暗器。发现敌人的弱点。不管是什么,至少让主角有微小的机会进行对抗。这就是作者给主角开挂的金手指。所以这又延伸出一个问题。

你根本不用担心会把主角逼到怎样的困境,你只要一直给他制造苦难就行,也许最后解决问题的就是藏在袖子里的那个军刀。

存稿不单单是要爆发要保持更新这点。更重要的是。如果你后面写着写着,发现主角被逼到了死路,作者都无法拯救主角了,那么这时候你有了存稿,前面好多情节都还没上传,那么这时候作者就是开挂的,你完全可以在前面的情节中加入一个伏笔,让主角后面可以开挂。这是存稿最重要的目的。

所以啊,不用担心你的主角被逼到怎样的绝境,你只要存着一个坏心眼,就是让他无路可走。

大部分新人作者都是处在主角的角度去设计情节,实际上作者就是要客观,对主角就是要狠。

再有,困境要和目标相当。让目标的筹码足够高。如果你为了去你妈那里拿十块钱吃饭,结果途中遭遇歹徒把歹徒打死进了局子,那显然目标和障碍就不服了。

再如果,你去你妈那里拿的钱是两万块,是为了给病重的母亲支付手术费。那歹徒也不能阻挡你的去路。

这就是目标的筹码大小的问题。让筹码足够高。筹码越高,就要求主角进行斗争的压力越大。压力大就意味着主角在经过我们制造的重重困难之后就达到高潮了

这个筹码到底是什么标准?就是主角会不惜一切为之斗争的东西。没有主角的渴望和目的,意味着冲突不明显。冲突就是渴望遇到障碍。

我们经常说自己写的东西太平淡,为啥?或者说写的东西一点儿感觉没有。是我们表现细节的时候角色没有动起来。比如对话的内容,死板,纯粹为了交代对话内容而对话。叙述也是一方面,叙述也是一方面。要经常让角色做出调整。

按照刺激-反应的基本单元模式,一方采取了行动或者说了话,就应该唤起另一方响应的行动。任何时候一方取得了进步或者变得更强大,都是另一方应该重新努力的信号。

迫使角色持续不断地做出调整。具体到上一段和下一段。上一段角色正在互动的人物或者环境发生了变化,主角都要做出相应的反应和调整。反之,上一段正在发生的刺激,必须能足够后者有足够的有用的反应。

让人物做出正确而必要的反应,不是你作者强加给角色的说话内容。

我们之前讲了那些内容,如果你开悟的,应该知道什么时候是高潮了。如果你还不明白,那就再给你一个方法。

在你已经开始了一些剧情的时候,事先决定哪些是小说中的重要时刻,即哪些困难是对主人公最严重的打击,那个场景中的灾难的破坏性最强。

然后把这些重要的时刻分解开来,为每一个重要时刻安排适当的铺垫,越重要的时刻需要越多的铺垫。

这些东西要经常想一想,以便在写的时候这种思路会冒出来,如果没有,那显然就要多走些弯路。

在困境上没必要区分主线还是支线。顶多是支线和主线的区别。

场景是我们用来制造冲突很好的工具了。就是你现在正写的环境中的人事物,这些都是场景的一部分。

把每个引诱的点拆开来叙述,分成多个部分,循序渐进。

我们讲一步步地把情节推向高潮,显然不能让读者完全满足,要尽量给读者意料之外的东西。在一个场景中加入最意料之外的事情,就是我们构造的困境了。加入不同寻常的发展方向。来一个令人惊叹的转折。

我们拿类似名侦探柯南的例子来说一下意料之外。比如。

我们一群人被困在一个山顶上的城堡里。

暴风雨肆虐,所有通往外界的桥梁都断了,停电了,屋顶摇摇欲坠。

尸体从楼梯上滑落下来。

黑暗中,地板被某人踩得吱吱作响,这可能是凶手。

手电筒的灯光照亮了凶手的脸。

而这个混蛋竟然戴着面具。这让他看起来更加恐怖。

因为使我们一群人嘛,所以嫣然也在里面,嫣然逃进了唯一绝对不可能是凶手的怀抱里。这个人就是封面。

结果呢,封面正是凶手。

但是封面把嫣然带到一个没有人能救她的地方。当你们所有人都在手足无措的时候。。。。。。

这个当然还会有后续,关键看你们怎么自圆其说,意料之外要遵循情理之中。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只是我们写小说的总纲,具体怎么去写,就是我们讲的那些一系列细节。

所以还是那句话,别怕把主角吓着或者受伤,主角就和读者一样,他们就像打了兴奋剂,会越挫越勇,因为没有比这些更有以利于制造高潮的东西了。

天丞健:健康使者,传承健康,守护爱。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天丞健 ”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sjz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li88.com/4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