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市一个肾脏值多少钱(现在黑市一个肾脏多少)

写给深陷夺命网贷、校园套路贷的人,文章有点长,也有点惊心和揪心。本来是想中元节发出来的,慰藉一下那些因夺命网贷、校园套路贷而绝命的人,因为有事,今夜发出来。

夺命的网贷、校园套路贷

两年前,周默半生打拼的所有付出和收获全部清零。30年,周默把自己活成口渴乌鸦的样子,拼命搬运石子放进水瓶子里,以此提升水位,为日子解渴。当终于能够到水位时,还没来得及喝一口,瓶子意外地碎了……

周默人到中年之时,却切身体会到那种徒劳半生的绝望。好在,她的九儿没事,她才有勇气把前30年清零,也有勇气从零再拼起。

九儿大学实习期间,深陷套路贷近两年。周默不知道他怎么陷进去的,更不知道在套路贷平台那种灭绝人性的追债电话中,九儿怎么能撑那么久。周默仅仅经历一个礼拜,便撑不住了。各种侮辱、谩骂、恐吓电话的威逼让她终日惶恐。

尤其他们骂人的语言,是周默想象不到的那种肮脏和下流,还有5分钟之内,30个恐吓电话,卸胳膊、卸大腿这都不是事,最索命的是没有底线的侮辱。现在周默还留着几个还算“斯文”的侮辱九儿的信息:“卖人(淫)都没人要的东北老(佬),你吗去买人(淫)吧,你去四(死)吧!你家的亲戚都是穷四鬼,养不起你一个窝囊废,一个残费(废)人,你们全家都去四(死)吧!”“你吗(妈)死了,借你官才(棺材)钱,都还不起,你咋还不去四(死)!”“你个窝囊废咋不去跳楼呢,活着也是费(废)人,跳楼去四(死)吧”……而今再看这些短信,周默依然会心跳加速,依然会恨铁不成钢地泪流满面。很庆幸的是,周默在抑郁边缘把自己拉回来,庆幸自己在爬到高楼上推开窗户想一跃而下时,看到万家灯火中还有她家的一盏,明明灭灭中,她想到亲人还有欠亲人的债。

周默不再想着解脱,但依然被噩梦缠着,有时梦到天上下着大雨,她的九儿被追杀,躲在墙角浑身湿透,冷得直打哆嗦。而周默到处找,看到这情景时,欲喊却不敢出声,怕吓跑九儿,再也找不到了。她心碎、心疼得扑倒在水里,爬都爬不起来。最惊恐的一幕是,有个人指着周默鼻子说,你家那个废才被追债人逼得肾都卖了,你还不救他吗?

周默的心撕裂得疼,她大哭着醒来,想起余华小说《七天》里为给女友买块地儿安葬,黑市卖掉肾脏的男孩,浑身水捞一样,心脏疼得几乎全身都抽搐在一起。周默挣扎了许久,才把自己从死亡边缘拖回来,因为周默深知自己死不起,饥荒还张着口袋等着呢。就是现在,想起这两个噩梦,周默依然心碎到无法自控。那段日子,周默切身体会到什么是生无可恋的滋味,所以更惊心九儿怎么熬了一年之多,一边要瞒着家里人拆东墙补西墙,一边要应对这些没人性的攻击。两年中九儿到底经历多少挣扎与无助,还有梦中的惊悚与绝望?周默想都不敢想。

亲自体验网贷,疼与愤怒锥心透骨

那段日子,周默为了摸清高利贷套路,咬牙忍着心痛查对了九儿手机近200家的套路贷APP 平台,如:万贯街、秒白条、黄金叶至尊、转机乐、立即贷、金碗共赢、玉猫、小钞花花、如意宝、乐游钱包、虎虎钱包、花赢宝、急需贷、拍拍贷等等。而且周默拿自己做实验,借了3个平台,每借款本金1000,到手钱是600元,有一家比较“人道”下款700元,满1周还款1000,也就是民间说的砍头贷。借款一周后,周默没还本金1000,而是按照平台平台规则,给付利息300~350不等。隔周后,砍头的额度加周利息,周默还平台的钱就相当于1750~1600,这200家平台,都是如此套路。周默摸清套路后,查看了九儿还款日记,她报了警。但不菲的债务数字和已经还过的高额利息,远远高出本金100倍之多,再次点燃周默的不甘和愤怒,心因为疼痛再次失衡,又一次想从楼上跳下去。

周默想不通,九儿怎么就能陷进这个大天坑?而且残忍地骗家里,把那么多血汗钱一而再,再而三地往里砸。当九儿说出与同事合伙开水吧第一次借了7000元时,周默绝望了,按照她尝试的套路公式算,一年半出的窟窿,已经不是倾家荡产的事儿。

为了怕九儿因逼债而绝望出现意外,周默倾其所有还卖了房子,并且跟亲人借了十几万,在九儿面前一笔一笔地还出去,直到九儿情绪稳当下来。但周默一听到电话振铃,心就开始抖,牙齿把嘴唇咬破都不知道,直到又腥又咸的血流进喉咙,都不感觉疼。

那时,周默理解了网络曝出那些深陷套路贷的孩子们,纵身跳楼的瞬间是怎样的无望、绝望以及超脱,就是不知有没有对父母的愧疚。父母苦拼苦业的血汗钱,喂养这些嗜人连骨头都不吐的杂碎们,最痛心的是永远喂不饱。

周默也终于懂了,孩子们为什么只要沾染上套路贷,就跟沾染毒品一样,愈陷愈深,甩都甩不掉。那是因为他们利用孩子急需用钱的心里,诱骗女孩录制不雅视频,男孩上传一些亲人的信息资料等要挟、控制的把柄,而且刷走孩子们手机通讯录。再就是这些高利贷平台利用了孩子最初的虚荣心或者消费欲望,背着父母不敢说的心里,一方面各种逼债,一方面“好心”主动推荐更高利息的APP平台。

悲哀的是孩子们不知道这些平台APP相互关联,甚至一家多个平台,随时更名。这其中包括第三方,以担保的模式,利用银行放款,这要比正规放贷款高出几十倍乃至上百倍的利息,同时押上个人征信。周默亲手操作还款的一家平台,跳出来的还款凭证就是广发银行,这也许不算什么秘密。但这其后的黑幕与黑手直接关联着个人征信,周默当真想不通,这些银行是怎么做到的。

那些绝命网贷、校园套的人,是家属永远的痛

与周默曾经同住一个小镇的艳琴,她女儿琦琦在外地打工,一米七几的身高,长得白白净净,模特一样,因为套路贷,从20楼一纵而下,据说艳琴已经还了30多万,但依然没留下女儿一条命。而今,膝下无子女,晚景还用说么?诸如此类跳楼事件不胜枚举,上网一搜比比皆是。

前不久有个21岁女孩从17楼纵身而下,把石板都砸得稀巴烂,她有多疼呢?是什么让她有如此的勇气和决然呢?父亲在整理她的遗物时,发现一笔一笔的手写账单,原来她于2015年第一笔网贷借了几千块钱,没想到每周暴力滚动的数字,很快让她每月4000千元的收入连利息都不够,债务滚到几十万,她不敢跟父母说,一个人顶着压力还了8万元,到去世时,她兜里加银行卡只剩几块钱,还有近20万元的债务没还。她父亲还看到她手机里的遗言:“如我如此洒脱的人,对不起所有人。”

她去了,她父亲接到了各种逼债电话,亲身感受到了女儿的绝望,那些极致污秽的言语辱骂、恐吓和攻击,让她父亲感受到女儿那种看不到希望的夜有多黑多长,他懂了女儿的绝望和崩溃。还有许多这样的例子,如江苏镇江那个25岁的妈妈,借5万,还了几十万还是一个无底洞,怎么也填不满,绝望之下,留下3岁的孩子,跳楼自杀;2018年来自天门的研究生陷入套路贷,崩溃自杀等等。

这些人,也许最初只是为了满足一瞬间的私欲或者可怜的虚荣心,却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经历着各种逼债,熬着生命中不见日出的漫漫长夜,在实在看不到光亮时,选择了自我结束。那一瞬间倒是真的解脱了,而活下来的父母有的已经倾家荡产。一如艳琴,总是恨自己知道得太晚,让姑娘走得凄惨又无助,而自己后半生活在哀痛里。尤其东北,无论男孩女孩都是家庭独苗,失独的父母余生都要背着债务和思念这两座大山艰难爬行。

一场倾天覆地的大雪,差点压垮日子

也许,上帝从来都是托着砝码隐身的。当孩子人生轨道偏移时,整个家庭也跟着倾斜,甚至清空。周默便是,套路贷带来的后果,犹如一场倾天覆地的大雪,压垮日子。

所谓的诗书画,终究只能慰之以精神,难以喂饱日子。周默虽然还在码字耕犁,不舍昼夜那种,但没有一粒种子是为她心中那片麦田而播撒。三尺三寸之地,阳光三叠,伤痕也三叠。周默是一个没有体力且又要强的女人,为了还饥荒,只能拼命爬格子撰稿。期间,周默接了各种能赚钱的稿子,包括兼职去外地纂志书和本地编辑文史资料。在电脑上最长时间是36小时,不眠不休。两年时间,经常夜深人静熬不住时,歪在电脑桌子旁,沉沉睡一会儿,再大的房间和再舒适的床,于她都形同摆设。

人活着,没有谁能沿着最初设想的路走完,兜兜转转中,最后能抵达何处,自己都未知。从小爸妈、老师都教会孩子设立梦想,可是走着走着,就与梦想岔道了。苦涩与挣扎的过程,周默觉得莲子姐开悟得确实深刻,《我给伤痕绣朵花》这名字谶语一样,埋葬了所有缺憾、无奈、疼痛、挣扎甚至麻木。绽放出的美丽,除了坚强,便就是隐性的血色再一次渗出或滴落,疼和伤口真真切切地为自己一个人可见。美,留给了局外人。随着时间沉淀,感觉《我给伤痕绣朵花》这几个字就是倔强的灵魂之花,滴血地妖娆,酸涩地妩媚。

因为填坑,周默在文学之路上,走着走着就背道而驰了。不舍也好,不甘也罢,这些只有周默一个人感伤罢了。就像许多个深夜,周默爬格子实在太累了,蜷曲在黑暗里,不觉得冷,不觉得饿,不觉得孤独,唯一感觉到的是宁静。没有恐吓电话骚扰,隔绝了羞辱和谩骂,连追债电话都沉寂下来,这份宁静有多奢侈啊。偶尔月光从窗帘缝隙挤进来,那光柱像一根丝线,在周默电脑上游动。突然间周默感觉到,文档中那些支离破碎的情节,被缝合了,包括脸上滑落的水珠,也串成串。半拉残小说《另一种疯狂》,女人绝望又倔强的笑,白衣少女从高楼一跃而下的解脱,也一下子鲜活起来。倏然间,绝望女人的眼中喷出火焰,白衣少女却从血泊中,含笑站起来……当周默从黑暗中一跃而起时,这一切变成了分期账单,某月某日某时,周默又回到黑暗,连那仅有的一束光,都躲进乌云后面。

她拼劲全力冲出围挡,迎丽日当空

好在周默有能力藏起所有的畏惧和伤痛,把脸雕刻成微笑的样子,用拼命干活来遮挡内心的扭曲。也许因为在黑暗中影子无法盯梢肉身吧,灵魂可以借机叛逃,可以安然地置身在黑暗中自我舔伤。

那时候,周默想起幼时读过的书,《基督山伯爵复仇记》里面的女主人公梅尔塞苔丝,面对在梦中千百回出现的爱人,她已经心如死灰。她爱了爱德蒙一生,为他忧愁,为他老去,但她最终选择孤苦和不幸。因为她最爱的男人,让她家破人亡。虽然他们彼此还爱恋着,但残酷的现实,让她不得不做出独饮伤痛、无奈和痛苦老去的选择。这样的结局等于她在未来的日子里活埋了自己。

这让周默灵魂猛醒,所谓的黑暗只是光明到来之前的围挡,冲过去,应该算迟到而不算沉沦。然,在黑暗中沉没者永远多于叛逃者。如,阿里总督的女儿海蒂公主,她屏蔽阳光,活下来只为记住仇恨,内心无日,光永远射不到灵魂里,只能快速生出褶皱和苔,好在她在基督山伯爵的帮助下完成心愿,冲出围挡,终于回到阳光之下。周默也一样,几番挣扎,以另一种幸运抵销沮丧,倔强地站在光线里,影子回归本位,围前转后,或长或短,最难得的是越来越直流儿,她的九儿,经过磨难之后,生活也回归到阳光之下,灿烂之中。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遭遇过这种夺命的网贷、校园套路贷,但我想知道你一旦遇上怎么处理?能跟周默一样吗?拿起法律武器。还是一笔一笔清还?直到倾家荡产。其实,除了本金之外,其他高于国家法定贷款利率的都不受保护。这样说,你能看懂吗?

黑市一个肾脏值多少钱(现在黑市一个肾脏多少)

天丞健:健康使者,传承健康,守护爱。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天丞健 ”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sjz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li88.com/8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