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晋珩是哪部小说中的角色(周晋峰)

我确定周晋出轨的时候,正在医院里一个人打点滴。

他告诉我今天有个项目很急,要加班不能陪我。

直到我看到舍友发给我的一张聚餐照。

舍友周雪的男朋友也在周晋公司,只是我没和他说过。

若是说了,今天怕就看不到这么精彩的照片了。

这张照片乍一看没什么问题,仔细一看满满都是心机。

他旁边那个女生脖子上的项链,我无意间在周晋的淘宝记录里有看到过。

当时我还以为是他给我的惊喜。

我确实是收到了,只是有惊无喜。

只是此刻再次登录,已经没有了这条订单记录。

“还在加班吗?”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我知道这是我在给他机会。

他隔了好久才接,听不到对面的嘈杂声,想来是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嗯,还在忙呢,阅阅,你感冒好点了吗,吃了药就赶紧睡觉。”

面对这样的欺骗,我没有拆穿,简单敷衍了两句就挂了。

只是越来越多的细节开始钻进我的脑子里,想忽略都不行。

副驾驶上的耳钉,周晋身上陌生的香水味,加密的相册。

尽管发着高烧,我却觉得浑身都冷,消毒水的味道也让我不适地皱起眉。

当爱意消失的时候,女人总是能察觉到的,只是通常都不愿意相信,一再的自欺欺人。

直到铁证摆在面前,再也无法骗下去。

我们甚至婚期都定好了,约好毕业就去领证,却没想到发生如此让我作呕又无比庆幸的事。

我翻看了我和周晋的聊天记录,通常都是我发起,他隔老半天才回复。

可惜我总是不愿意相信,他已经不爱我这件事。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两个人除了必要的交流竟再也找不到话说。

是从我给他分享各种有趣好玩的段子,他敷衍地回复我几句。

还是我主动想着去哪里约会,他总是用很忙来搪塞我。

这段关系,若不是我努力维持怕是早就都断了吧。

我自嘲一笑,给他发了最后一条微信提分手,然后拉黑所有的联系方式。

我承认我是有些没出息,心里不断告诉自己不过渣男一个,分了就分了,但眼泪还是不听话的开始滑落。

我长得不算特别惊艳,但胜在耐看,周晋则是金融系的系草。

旁的人看来,我们是不怎么般配的。

周晋长相好,家世好,而我则是普通家庭,家里还有重病的母亲。

拖垮一个普通家庭只需要一场病。

那会儿家里人生病,我确实是走投无路,能借钱的地方都借了,不得已去做兼职。

兼职结束回学校的路上,被一群喝醉酒的醉汉拦住去路,幸好周晋路过救了我。

后来家里的生意赶上好时候赚了一点,算是把亏空补上了。

我和周晋却因为这次的英雄救美,接触慢慢多了起来。

我一开始很意外,他不像是会喜欢我这个类型的。

但是在一起这个事却是他先提的。

我确实是喜欢他,刚在一起那段日子应该说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了。

开心总是短暂的,没过多久,我就发现了他的秘密。

也是他喝醉酒以后无意间叫了别的女孩的名字。

那一刻,我所有的喜悦都化成泡沫,如坠冰窖。

我有想过分手,但却一直舍不得,总是在自欺欺人的想,万一那天只是我听错了呢。

后来我有意无意地从他朋友对我态度来观察,偷偷地打听。

还真的让我打听到了,周晋有一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初恋白月光。

两人初中的时候就偷偷在一起了,直到上大学,白月光出国了。

周晋却对她恋恋不忘好些年。

而我,和那个白月光长得有几分像。

我查了周晋所有的账号,终于在微博的点赞里找到了那个女孩的微博。

看着面容和我几分相似的脸,我什么都明白了,那天晚上的称呼也不是我听错了。

我安慰着自己,谁都有过去,我还有前男友呢。

只要他现在是爱我的就行。

一般来说喜欢的第一个人是什么类型,后面找的都是差不多的。

可是如今我再也骗不了自己。

白月光回国了,他们在同一家公司,就在那张照片里,他们贴得很近,笑得很开心,在拍照。

而我一个人发着高烧在医院打点滴。

周晋从来没有想过给我任何一个解释,还用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搪塞我。

我扯了扯嘴角,想必是比哭还难看的笑。

我真的累了。

谁不想被人好好的当宝贝一样对待,我也是女孩子。

想必过不了多久,周晋就会和我说分手了吧。

真到那个时候,那我也太狼狈了。

我一个替代品,有什么能争的,这些聊天记录,这些细节全都在说周晋他不爱我。

在一起是他提的,我提分手不过分吧,一人一次,多公平。

泪水不知道何时已经爬满脸颊,周围的病人投来异样的目光。

我摸了一把脸,勉强止住哭腔,喉咙有些疼,给闺蜜陆雯打了一个电话。

“雯雯,帮我个忙。”

2

没出一会儿,她就出现在医院里。

看着我的样子,她恨铁不成钢,“林阅,为了他把自己搞成这样值得吗。”

我无言,只是默默流着泪。

她一把将我搂住,看着我叹口气,“好了,我先带你回去。”

回到陆雯的住处,尚在病中的我,抵不住疲惫,很快昏睡过去。

等到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醒了?”陆雯摸了摸我的额头,“烧已经退下去了。”

“起来吃点东西吧。”

我点点头,在镜子里看到自己苍白又憔悴的脸时,不敢相信,这竟然真的是我。

“啧,真是没出息。”我嗤笑一声。

半碗小米粥下肚,我总算是觉得恢复了点力气。

“喏,环境看着不错吧,地理位置也优越,离图书馆也挺近的,正正适合你。”

陆雯将手机里的照片给我看,是我昨晚拜托她帮忙看的房子。

现在还在大四,但是大部分同学都开始实习,我评估了下还是决定考研。

我习惯了安静,宿舍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到时候就退了,我干脆搬出来单独住。

随意翻看了几下我就把手机递给她,“可以,就这个吧,如果可以的话,想今天就看房。”

很着急,想尽快逃离。

我的运气还是很好,从看房交钱到到搬家竟然不过一下午加一个晚上的时间。

房间一室一厅,精装修,很干净,我的东西也不是很多,最多的是书和复习资料。

看着焕然一新的环境,我终于觉得堵在心里的一口气消散了不少。

打开手机,有陌生号码的未接来电和短信。

我知道是周晋,但是我忍着没有理会。

我害怕会一个不忍心就心软了。

这已经是他最主动的一次了吧。

以前,两个人吵架,每次都是我先主动认错道歉。

是,他是大少爷,我只是平民。

现在想想,这段关系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状态,就像是长短腿,所以怎么走得长远。

周晋见联系不上我,就在学校堵我。

“还有什么好说的吗?”我漠然开口,觉得特别累。

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我觉得很陌生。

周晋的眼里布满红血丝,也不知道是公司加班太忙,还是密会初恋无暇分身。

这些都已经不关我的事。

看到他,我只觉得恶心,发自内心的从而产生一种生理上的恶心感,想吐。

他眼眶有些红,“林阅,都两天了,别闹了。”

闹?

合着他以为我这是在闹脾气,那他还真是进步了,我闹脾气还知道来哄我了。

或许只是白月光调教得好。

我冷着眼看着他的表演。

“周晋,我很认真,没有闹脾气。”语气很平静。

他嘴唇嗫嚅,有些不敢相信,“好,你不要后悔。”

扔下这么一句话,他转身就走。

然后步子开始慢下来。

这是他一贯的伎俩,就是等着我追上去哄他的意思。

而这次,我只是冷着脸,同样转身就走,毫不留念。

3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我都待在小公寓里查资料,确定考研学校专业以及制定计划表。

忙忙碌碌的日子确实是分散了我不少的精力,连带着失恋的痛苦都冲淡不少。

但一旦停下来,我还是会想到周晋。

是挺没出息,但总有这么一个过程。

经常看着看着书,眼泪就掉下来了,走在路上,或者做着事,莫名其妙就红了眼眶。

到了晚上,则更是整夜整夜的失眠,枕头上面全是眼泪。

心脏像是在扯着疼。

或许是他在我最艰难无助的时候帮过我,也是我成年以后的恋爱,所以特别深刻。

不过一周的时间,我整个人迅速消瘦,瘦了近十斤。

陆雯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知道她担心我,但是失恋这个过程不就是这样的。

将一个人一点点的从心脏上挖出去,当然疼了。

终于,陆雯看我这个死样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给你介绍一个优质帅哥怎么样?”

我摇摇头,此刻什么心思都没有,连学习都是强迫自己的。

我承认分手的这一周我还是过得不怎么好,但是已经尽力在调整自己的心情了。

“别了,我只想好好专注学业。恋爱不利于学习。”我婉拒了陆雯的好心。

“见见嘛,恋爱好了也能让你学业进步,实在不行,你当他一个学习的工具人也行。”

陆雯坚持要让我试试。

我知道她在担心我,这段时间她帮了我不少的忙,拗不过她,我只能含糊应下。

没想到,她的速度那么快,一会儿微信名片就发给我了。

我还是不想加,就搁置在那儿了。

确定好了努力的方向,我就开始老老实实地泡图书馆。

却不料冤家路窄,遇到了前男友周晋。

我无视他,直接绕行,但被他拦住了去路。

“林阅,我们聊聊。”

好几天没见他,他好像憔悴了几分,我听到他的声音差点绷不住当场想哭出来。

好在拼命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忍住。

“没什么好聊的,该说我都已经说完了。”我语气漠然。

周晋又上前一步再次拦住我,“你还有些东西还在我那儿,找个时间拿回去。”

“你扔了吧。”

“不行,你自己来拿。”

我想了想,那天让陆雯帮忙全都拿走了。

应该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落在他那里了,直接无视他。

可是他拦着我不让我走,我们俩就这样僵持在那里。

“林阅!”

我转头一看竟是之前辩论赛认识的小学弟,萧望

他抱着一颗篮球,逆着阳光走来,极其熟稔对我道:“不是让你等我吗,怎么自己先走了。”

“嗯,出来吹吹风,图书馆有点闷。”

既然是友军,我自然顺势将话头接了下来。

周晋被我气跑了,我竟然松了一口气。

“学姐, 不请我喝杯奶茶。”萧望笑得肆意,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4

“好,你挑地方。”

萧望说话很有分寸。

原本我还在想,要怎么解释刚刚的事。

他却贴心地什么都没有问,好似刚刚从未替我解围,真的就只是路上碰到了一起来喝奶茶。

“学姐,马上要四六级考试了,能不能请你帮忙辅导一下?”他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我同意了。

考研的时间还早,也不打算跨专业,挤这么点时间帮他补习英语也不是不可以。

以前一起共事的时候,萧望也比较照顾我。

就当是为了感谢他之前的照顾。

也是为了让陆雯放心,我有试着接触外界,让自己忙碌起来,不让自己的脑袋充满周晋。

可这一来二去的,学校里又开始传我和萧望恋爱的八卦绯闻。

我有些无奈,但也没放在心上。

可是周晋却找来了。

我以为上次说得已经够清楚了。

我也给他机会去重新寻找旧爱,放他自由。

可他如今却站在我面前说后悔了。

我咬着唇,极力忍耐,给陆雯发了消息,让她赶紧骂我一顿。

还没等来她的消息,萧望就出现了。

讲真,最近萧望在我面前出现的次数很频繁。

“学姐,这是你前男友?”他毫无顾忌,甚至把“前”字咬得极重。

我的心忽然就平静了不少。

都是前男友了,还在意什么,分手过再和好的情侣只有百分之三的几率能走到最后。

不说这百分之三的概率,就凭那死灰复燃的前任白月光也够我膈应的。

分手会难过很正常。

但是明知道周晋心里有放不下的人,我还信了他后悔的鬼话,那就是我脑子不正常。

“嗯。”我冷淡地应了一声,眼神示意萧望去图书馆补习英语。

没想周晋发疯一般,一个拳头直接挥向萧望。

一切发生得太快,我根本来不及阻止,两个人霎时就扭打在一处。

看得出来,招招皆是狠手。

好在周围还有学生,帮忙上前将两人拉开了。

“抱歉,今天连累你了。”

我举着棉签上药,看着萧望脸上的伤,有些内疚。

对于萧望来说,这算是无妄之灾,我知道周晋应该是误会我和萧望的关系了。

萧望倒是不甚在意地一笑,“不怪你,是我想揍他,也算是帮你出出气。”

我不置可否。

萧望的英语基础其实不算太差,我补习起来也没有太累。

但他坚持要请我出去玩,当做答谢。

我想着出去散散心也好,就答应了下来。

可惜,人生无处不相逢,处处是狗血。

我没想到这一趟出门竟然和周晋的前任见面了。

还是她主动和我打招呼,要和我聊聊。

5

“林阅,你好,我是沈向晚。”

她打扮得很精致,一看就知道是在有钱人家从小被娇养长大的女孩子。

没有受过一丁点生活的苦。

我捻了捻手指,能摸到上面有一层薄薄的茧,这就是我和她之间的差别。

我从来不认为我的家庭是什么污点,但是此时,在前情敌面前,还是感觉到了一丝自卑。

这种骨子里带来的自卑,是从小家庭环境所影响,甚至一辈子都无法祛除。

但我的父母将最好的都给我了,我应该要学会满足。

“有什么事吗?”我的语气甚至有些冷淡。

她没有在意,嘴角扬起,隐约可见小小的梨涡,我也有。

“有个不情之请……”

“既然是不情之请,那就不用再说了。”我粗暴地打断她的话,不想再继续下去。

一般听到这样的开头,后面的话都是需要为难我的,或者我不想听的。

她的笑容有些维持不下去,僵了一下,似是没想到我这般直白。

不过现在她也不装什么矜持,直接开口,“你应该知道,周晋喜欢的一直都是我,我希望你能离他远点。”

我无言以对,看着她好半晌,忽然觉得自己也没那么可怜。

想起最近周晋是不是来纠缠我的样子,我明白了她的想法。

可惜感情这件事,不是靠让出来的。

我无权决定周晋是什么想法,我只能确定自己不会和他再在一起。

看在同是女孩子的份上,我也不想为难她。

往往在这个时候人是什么劝都听不进去的,他们之前的事,我无意探究。

如今,我只能说,“你放心,我和他之间绝无复合的这种可能。”

沈向晚看着我的眼神满是怀疑。

我说的都是真话,至于她相不相信,那我就不关我的事了。

我还没那么宽广的心胸来安慰前情敌。

毫不犹豫转头离开,我出门就看到正在到处找我的萧望。

“你没事吧。”他看起来很着急,将我扯近了,到处检查一番。

我摇摇头。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萧望将风景区逛了个遍,一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萧望给我的感觉就是若即若离,我暗自有些好笑。

晚上接到了我妈的电话,果不其然又是催婚。

她的这种想法,我理解但不认同。

如今和周晋已经分手,可是想着我妈的病情,我忍了忍还是没能说出口。

和周晋打算领证的事情只有我们俩人知道。

当时我是打算领了证以后直接将结婚证给我妈看,当做一个惊喜的。

现在却无比庆幸,没有将此事宣扬出去,否则又该让人担心了。

“阅阅,快毕业了,有没有打算结婚。”

她带着病容,老生常谈,“唉,我这身子骨不大中用了,就盼着生前能看着你结婚,若是能再见一见外孙,我也就满足了。”

“妈,说什么呢,天天嘴上都挂着这些不吉利的话,时候到了,我们自然就结的,我还打算考研呢。”

将我妈哄好,我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妈非得让我带周晋回去看他。

若我说,妈,我给你换了个女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6

她估计得抽我。

但如果我真的带回去了,并且条件比周晋要更好一点,应该会被抽得轻一点吧。

其实我不太明白,那个大少爷是怎么哄我妈开心的,看来有钱人家的孩子都挺会说话,情商挺高。

想到之前陆雯推给我的微信名片,我计上心来。

也不要把相亲当做洪水猛兽。

现在我也无心经营所谓的感情,能稳定生活也不错,如果条件真的合适,或许还真的就成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加了那个人。

对面回得倒是挺快,我瞟了眼时间已经不早了,看来也是一个夜猫子。

约好了回去就见面,我终于躺在床上,脑海里浮现的却是一个好久都没想起来的人。

前前男友,符离。

我理解周晋,初恋确实太难忘了,毕竟我也时常想起,我没有立场去指责他。

所以我分手很平静,没有大吵大闹,直接放他自由。

只不过他这种欺瞒我的行为还是让我觉得很恶心。

至于难过,养只兔子那么久,跑丢了,我也会难过的,更何况它跑丢前还咬了我一口。

和萧望的短短几天旅游,我还是放松了不少。

对这个小学弟的心思大概也能猜到几分,只是我没那个精力再陪一个人长大。

弟弟好是好,只是姐姐需要稳定。

相亲对象叫沈非诚,研究生马上要毕业,自己还开了一家小公司。

长相儒雅,脸上架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手腕扣着劳力士

我对沈非诚的印象不算差,如果可以,进一步接触也是可以接受。

毕竟互利互惠。

我需要他帮忙假装男友稳住我妈的病情,让她放心。

他需要我充当她女朋友,摆脱家族联姻安心做研究。

我们俩一拍即合。

虐恋情深剧本走到了契约婚姻剧本。

只是我才出门,就碰到了阴魂不散的前任。

看来工作不够忙,有这么多精力来堵我,不知道以前还利用这些空闲时间做了多少对不起我的事。

想到这里,我心里的厌恶又多了一层。

可是他反倒倒打一耙,“林阅,这就是你分手的理由?你出轨!”

我出你妹。

现下真是对他的一丁点好感,都没有了。

“你想多了,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我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沈非诚则是很上道地将我半搂在在怀里,“这位先生,现在林阅是我未婚妻了,麻烦你离远一点。”

7

“诶,阅阅,你和周晋怎么回事,他怎么现在像疯魔了一样,到处说你出轨。”

陆雯有些焦急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说真的,如果周晋不这样作,我其实还没那么容易走出来,至少花的时间会比现在多。

但是现在,真的是最后一点情分都耗没了。

他是怎么敢说的。

“他应该不知道沈向晚早就和我见过面了,他以为我不知道沈向晚的存在,也不知道他偷偷和前任联系的事。

“所以才这样有恃无恐,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对着我开枪。”

陆雯在电话那头气坏。

“他怎么敢的!气死我了,我以前一直以为他只是性格冷一点,少爷脾气大一点,没想到还这么渣。”

我捏着下巴想,或许不是这样的。

周晋应该是真的有些后悔了,只是见我不松口,还去相亲,于是在气头上,现今恼羞成怒,因爱生恨。

“如果周晋再找你,你记得有意无意地透露点消息给他。”

现在我的信息都被挂在了学校表白墙上。

我看着周围异样的眼神,毫不在意。

大家只是喜欢吃瓜,看热闹,没有人会在意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

但是莫名的黑锅,我也不想背。

我将收集到的所有证据聊天记录截图做成了一个pdf,传到了学校论坛,然后直接注销账号。

可我没有想到周晋就像是甩不掉的鼻涕虫,他竟然追到了我的老家。

我老家离学校不算是太远,因着我妈生病,我经常都会回去看她。

她最近病情稳定了一点,回去得没那么频繁,这次没有带沈非诚回来就是想提前给她打一个预防针。

只是没有想到周晋竟然比我先到家。

“你为什么在这里?”我有些不爽,冷着脸问。

他自嘲地扯了扯嘴角,“什么时候开始,你对我就只有冷漠这一种情绪了?”

是啊,现在完全是反过来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间事,谁说得准。

“今天过后,就不要再来了,我们的事我会和我妈解释的。”

周晋整个人沉默不语,往日里的意气风发,荡然无存。

可惜,远远不止这些。

我觉得我的心里有些不正常了,已经病态了,可惜我停不下来。

今日和之前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周晋和我妈聊天,我负责做饭。

饭后,我妈午休。

我和周晋待在房间里沉默不语。

“你不是想聊聊吗,就趁现在吧。”

我坐在书桌前,把玩着手里的笔记本,看着眼前的人道。

周晋抬眸看我,眼神幽深,开口的时候声音有些沙哑,想来这段时间抽烟抽得厉害。

若是以前,我定是要皱眉劝他少抽一点,而今,我只是扯了扯嘴角。

他问,“符离是谁?”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这不是真的对不对,陆雯在骗我对不对。”他恳切地看着我,“阅阅,你回答我。”

看着他眼神里的期待,很可惜,不能如他所愿,甚至,符离的这个消息是我故意让陆雯透露给他的。

“她说的都是真的,符离是我初恋,你只是一个替身而已。”我直接打破了他的幻想。

将把玩的笔记本打开,里面夹着一张照片,是符离。

周晋在看到符离照片的那一刻,眼神就迅速灰败下去,他难以接受,“不可能,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

真是奇怪,我只是用了你对我的方式反过来对你而已。

你却不高兴了?

追妻火葬场剧本过渡到双替身剧本,谁把谁当真呢?

我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只想笑。

周晋走了,一连半个月都未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想他这回应该是死心了。

8

符离的样子,哪怕是不看照片我也能记得清清楚楚。

我和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就像是天上最耀眼的那颗星星,不论做什么都可以很优秀。

不过别人看起来他轻轻松松地就可以拿到年级第一,国家奖学金,还会钢琴,小提琴

只有我知道他背后有多努力。

从我初中情窦初开的时候,就一直喜欢他,一直在背后仰望着他,注视着他努力站上更高的台阶。

很幸运的是,他站得再高也会回过头来牵我的手。

我们在校园的情人树下接吻,在玫瑰花海里牵手,考前去寺庙烧香约定好考同一所大学。

瞒了好多年,临近高考了,也有些小躁动。

符离说,也该给父母他们透露点小消息了,好让他们有个心里准备。

若是允许,他真想高考毕业就把我娶回家。

在符离的小心机示意下,父母也都知道我们之间的小秘密,甚至偶尔背地里还笑称对方家长亲家。

只是叮嘱我们要好好学习,不能过早的接触不该我们接触的事。

这样被双方家长承认的感情,真的很好。

可惜,所有的美好都在一场车祸中化为泡沫。

高考毕业后,我和符离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牵手,一起期待着美好的大学生活,甚至做好了所有的规划。

但他在一次来接我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他本可以活下来的,可是司机肇事逃逸了。

我没有办法形容那时候的心情。

大概就是天塌了吧。

我也不敢面对叔叔阿姨的眼神。

独生子女家庭失去孩子,还是一个这么优秀,马上就要上大学的孩子,那种痛,一生都不能释怀。

在此之后的两年里,我都在接受心理治疗。

我对符离的死,没有办法释怀。

他是被我害死的。

叔叔阿姨没有怪我,知道我在接受治疗,也来看过我,想着能让我不要那么偏执的钻牛角尖。

我看着他们担心的眼神,无声流泪,只能点点头答应。

符离已经离开,我不能再让他父母对我还怀有愧疚。

我装作已经痊愈的样子,最后送别他们离开了那个小镇。

看着他们两鬓斑白,有些佝偻的身影,我只能握紧了双手。

自那以后,我就知道我的心里不太正常。

只是我会装。

再加上后来我妈查出来患病,家里需要我撑起来,我只能逼着自己正常。

直到我遇见了周晋。

我知道我这样的做法很卑劣,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

周晋对我不热络的时候,我反倒会松一口气。

只是,我害怕被别人看出我的不正常,看出我其实有病。

所以我看了很多恋爱方面的书,电影,电视剧。

恋爱中,女孩子在生气的时候要怎么样,吃醋的时候要怎样。

我尽力去模仿。

模仿成为一个正常人。

得知周晋出轨了,我开心又难过。

难过的是,符离是不会这样对我的,但是我又很清楚的知道符离是符离,周晋是周晋。

任何人都不能代替符离。

所以我选择了分手,可惜周晋居然后悔了。

他这样对我死缠烂打的样子,和符离一点都不像了。

我亟不可待地想把他丢开,所以那些他出轨的证据我早就准备好了。

让陆雯透露符离的消息,就是为了让他来找我对质。

他自以为我爱他爱得不行,殊不知我爱的只是他和符离几分像的脸。

他将我当替身,殊不知,是我先盯上了他。

他这样骄傲的一个人,会受不了的吧。

这样他就不会来缠着我了。

可是事情再一次出乎我的意料,他又来找我了。

9

周晋一改近段时间的邋遢,又恢复了从前的意气风发。

我看着他无声询问。

“阅阅,我不介意当符离的替身,只要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他看着我满目深情。

我都有些跟不上他的脑回路了,还有上赶着当替身的。

“不好意思,我不乐意。”

他急了,“为什么,我至少和符离还长得像,你想要我怎么样,我都可以。我家也未必比沈非诚家里条件差。”

这些我当然都知道。

可是在我心里符离,无人可替。

沈非诚在我这里也不过是一个各取所需的工具人,我这样的人,注定没有办法再爱上任何人。

年少遇到太过惊艳的人,往后余生都不过尔尔。

周晋忽然就像一只泄了气的气球,他颓然地盯着我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不要我了。”

“我知道我做错了,沈向晚的那件事,只是我年少时的不甘心,我现在确认我不喜欢她了,我喜欢的是你。”

“我知道你心里给符离留有位置,我不介意。”

我怜悯地看着他,叹了口气,“往前看吧。”

事情到最后,谁的错呢?

谁都有错,扯这些没有什么意义了。

毕竟我的任务也快完成了。

我给莫小雨打了一个电话,“得空出来喝酒,这次的任务太憋屈了,竟然是个精神病。”

“哈哈哈,你为什么每次都接那么奇葩的任务。”她好不留情地大声嘲笑。

我撇撇嘴,哼了一声,“我哪里知道啊,得问那个谁呀,他就是故意整我的。”

没错,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准确的说,我是穿书局的一个小小职员,日常就是在各种书里面执行任务。

扮演各种角色,在不崩人设的前提下,改变剧情的整体走向,最后合成为同人文,出售给一些读者。

此次就是这本书的女主太过于憋屈,受某读者委托,我接的这个任务。

原著剧情已经快结束,我目送着周晋离开,亦转身走了。

此后林阅再未见过周晋,和沈非诚的契约婚姻到期后,如愿离婚。

并没有发生霸总文里,日久生情的狗血戏码。

最后她怀着对符离的爱,终身未嫁,直至垂垂老矣。

天丞健:健康使者,传承健康,守护爱。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天丞健 ”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sjz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uli88.com/8436.html